张机

“等风来不如追风去”






我,张机,字仲景,外号坐堂医生,
行不改姓坐不更名。



本命一定大总受!!![哭]

注意事项:
①立志成为月球表面
②圈子如流水
③自我感觉不良

cp→@可啪的疯砸

我说几个会触怒写手的点

是的啊。。。。

一杯奶茶西米露:

短篇写手没见到过催更这事儿…不过薛定谔的读者我倒是经常见,有的圈还特别多…唉,心累


免庖丁:



1. 平时不留言、不点赞、不推荐,只有催更时出现;
2. 催更时只写“催更”、“什么时候更”、“多久更新”,口气活像年关来讨债的;
3. 真因为热度太低准备弃坑,或者真的弃坑了以后,出现从未留言、点赞、评论过的ID:“大大不要啊我一直在看呢”,但写手恢复更新后还是看不见这个人,薛定谔的读者;
4. 石墨挂了,蹭蹭出来一堆留言:“挂了” “求补档”,但是真补了以后就没声音了。




以上允许转载。


寻群启事

呜呜呜有没有原耽女孩们的猿题库群啊,一起熬夜头秃可以吗,看着榜单上的名字炒鸡寂寞的啊。

〈洗墨天光〉(1)

#瞎写,不一样的校园au

#关于两个小屁孩互相救赎的故事,与标题照应

#cp:家庭冷漠军二代宇x贫困穷苦好学生龙

#rps圈地自萌,祝二位老师前程似锦


——————


他在黑暗里摸索,跌跌撞撞的,如初生的婴儿。


有一线天光从密不透风的窗户漏了进来,那束光曲折又直率,成了他夜空里最明亮的星火。


————————


part  1


黯然的月光有些局限地铺在弄堂的见光处,长满青苔的角落里头,张扬的拳风伴随着闷哼声怦怦作响。


被围在里头的青年面色被黑暗笼罩了,他拳脚生风,抵抗着周围猛虎下山似的殴打,可耐不住对方人数占上风,对抗变成了单方面的欺凌。



带头的是个身着清白校服的男生,今年高二,叫陆笙。他脸颊通红,汗渍透湿了价格昂贵的内衫,高傲的嘴角与抱胸的双臂保持了同步的姿势,他低头看着地上蜷缩的青年,不知过了多久,他挥了挥手,那些穿着同样校服的男生们便立刻停止了攻击。



陆笙慢慢蹲身,地上肮脏的泥水浸湿了他的鞋底,旁边的狗腿立马掏出了手电筒,光线朝着地上满身伤痕的青年刺了过去,青年的瞳孔猛地缩小,让他不适应地捂住了眼睛,但下一秒他的防卫就被捅穿了。


——陆笙把他的手扒了下来,为了让他以最狼狈的状态接受他们的审判,他从狗腿手上接过手电筒,对着青年的眼睛明晃晃地穿透。


生理性的泪水涌了上来,妄图阻挡光的攻势,眼睑紧紧地关合,视线一片通红。


“朱一龙,你最好离杨蓉远一点,不然,下一次就不止是这样了。别以为你是好学生我就做不了什么,有你好受的。”陆笙的面孔在灯光的铺垫下有些狰狞,他涨红地说着自以为狠毒的威胁,强词夺理地宣透着少年卑微的心事与眼红的嫉妒。


被称为朱一龙的青年浑身抖了一下,说不出是害怕还是耻笑,陆笙也没空揣摩,踹了朱一龙一脚后便带着一堆跟班回去了,毕竟白天还需要他们撑开笑脸装成最无辜的模样。


朱一龙被地上混浊的泥水狠狠侵蚀了,身上深深浅浅的淤青与嘴角泛的血水让他颤抖地激灵。


他勉强撑手站了起来,血与泥混在一起,让他模糊地看不清路,趔趄地险些跪倒。他记不清有多少次这样的无妄之灾强加在他身上,也记不清自己是怎么在无数次的伤痕累累中爬回家的。


他原路返回,酿酿跄跄地走出了弯绕的巷子,昏黄的路灯将他的身影拖长,拖入无边的黑暗铿锵。


脑子嗡嗡鸣鸣,像有无数的蚊虫在一层层纹络上乱飞。


血水打湿了他的白衬衫,在靠近路口的地方,锐痛从身体各处直击大脑神经,他终于撑不住了疼痛,猛地跪地,膝盖传来一阵钝痛的同时朝前喷了一口鲜红的血,这仿佛用尽了他全部的力气,他无力地倒下,周遭的一切都逐渐变得朦胧,意识像被一点点溺入深海。


结束了。



他自暴自弃地想。

灵魂慢慢地坠落,迷迷糊糊的火焰升腾,失重感仿佛要将首身拽离,无力的呻吟从深渊深处伸出手,像水泥一样将他淹没。


〈等风来不如追风去〉(1)

﹄点梗,梗来自 @吉祥兔

﹄系列,新坑,按照剧版走向,会有原创剧情

﹄Maybe  ooc

﹄cp澜巍,逆官配注意



》》》》》



  可我还是会被你打动,就像是火遇上了一阵风,燃烧出最灿烂的花火。



00


   “你好”


  “我叫赵云澜”


  “这是我的名片”



  “沈巍,好名字!”
……
……



  沈巍知道他今天是彻底没法工作了,今天与赵云澜偶遇的情景绕着他的脑袋来了个环球历险。赵云澜的眉眼与记忆中的人重合,多出来的那圈胡渣让沈巍不禁感叹时光飞速。


  沈巍起身,将冷透的茶倒进水池子里,他不经意抬头厨房的窗子外,滴滴答答的雨点打在玻璃上,氤氲了一片朦胧的墨色,昏昏沉沉的,像沈巍此时的心情。

 

  他不知道该如何抉择,是继续像坚守一万年那样,不去触碰赵云澜的生活,还是大胆地伸出手,破开这原本的平静。

 

  他想要保护赵云澜,像一万年前昆仑君保护他那样,所以他选择了退让。


  一万年了啊,一万年了。


  沈巍啊沈巍,你当初用大学教授这个身份做掩护的时候,不就是期盼着有一天可以得偿所愿吗?沈巍脑子里的小人质问着。


  现在缺惊觉一切根本就是乱套了的。他惶惶终日地守在一方天地里,岁月模糊了昆仑的轮廓,接着,他像所有陷入爱河渴望甘霖的人一样,用午后的阳光将人推上神坛,让原本清楚的细节禁不起推敲。


他不知道这种感情发酵了一万年后演变了什么,初心的爱还是坚守的信心?他不知道。


  沈巍逃避似的阖上眼,逼着芜杂的情绪无处安放,良久,他松开紧握的拳,重新睁开眼睛,灯泡刺眼的亮光穿进了瞳孔,他有一瞬间的呆滞,也仅仅是一刹那,他便恢复了常态,他转身收拾,准备早些休息,明天好好上课,这对他来说是一种分散注意力的好方法,他一贯如此。

 

  窗外的风有些撞人,从全身各处钻了进来,明明是夏夜,沈巍却莫名感到丝丝冷意。


  他贪恋着掌心里的温度。



  雨点静悄悄的,散落在人间里,滋润着草色。




——



在你的身影刺进来的那一刻,我好像溯流了万年千载的时空,我头晕脑胀,脑子里迷迷糊糊只有一句话——


  命运终究是没有放过我。



01



  沈巍早就预料到赵云澜会怀疑他,意料之内时又有些伤感。

 

  他早就不记得他了。



  沈巍有些累了。



  他撑起笑容,打起精神试着巧妙回应来自赵云澜的逼问,只是眼神一直回避着,怕人窥见什么东西似的。

 

  “请赵处长尽快抓到凶手。”沈巍诚恳地说,赵云澜试探的目光被镜片反射回去,沈巍直直的,直直的望进了赵云澜的眼睛。

 

  干净,纯粹,多了些许深埋的桀骜。当初看向他的温柔褪得一丝不留,还换成了怀疑,但本质上是无差的。

 

  原来他还没变。



  沈巍突然感觉眼眶发酸,他回避了赵云澜深究的目光,可却没躲过赵云澜拍在他肩上的手,他细微颤抖了一下,扯开嘴角勉强笑得正常,接着就像做贼心虚似的,带着李茜快步走出办公室。



  他知道这样会引来不必要的怀疑,但他还是忍不住,害怕再多停留一会,自己就会忍不住,忍不住插足赵云澜的生活。

 

  爱是想触碰又缩回手。



————


  他有些急躁地,抓住了太阳的一绺衣角。


03
  


  “一见到沈教授,就有一种一见如故的感觉。”



   赵云澜盯着龙城大学的门牌上看,脑子里不停转过初次见面时沈巍的眼神与动作,眼神带着些刺透性,就像穿过自己看着别人,忘记松的双手让赵云澜心中疑惑更甚。


  他最不能忘记的,是沈巍的那双眼睛。


  从皮里拉出来的眼角走过了一整个长廊般弯曲的眼睑,收敛处有些勾人得上挑,黑白眼珠等量,大小是将狭长与圆润巧妙融合在了一起,清澈又隐忍,那双眼睛望着他的时候,带着灼眼的火光,亮的透彻。烧得他心痒难耐。


  沈巍啊沈巍,我到底是在哪见过你啊。


  赵云澜忧愁地45度角望天空,喟然长叹。天空中有不时掠过视线的鸟群,赵云澜瞅着挺稀奇,目光追随着一只燕子,注视着它飞入龙城大学的天台。


  教学楼的左侧不时传来喧闹声,这对于平时安静恬括的龙城大学是有些罕见的情景,赵云澜心下一揪,目光扫上天台。



  李茜!



  赵云澜快步爬上楼层顶端 ,他看着李茜摇摇欲坠的身形,没过脑子地喊了一声李茜,喊完就后悔了,因为李茜回头后,脚步一滑,摔了下去。赵云澜纵身将手一伸,拉住了李茜,乍一看以为是要引颈受戮。



  “大姐,千辛万苦救你,可不是让你跳楼玩的!” 赵云澜憋红脸地说。



  “你们这些人懂什么!”李茜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像是要生吞活剥了赵云澜。



  “我们这种人?”赵云澜有些好笑“我告诉你,我和你都一样,只有两只眼睛一只嘴巴的普通人!”


  在这种情况下把对方说得哑口无言,全世界也就赵云澜一家了。



  “活着不比什么都强啊!” 赵云澜没空和她再扯嘴皮子了,“行了,上来吧!”



   赵云澜开始试着将李茜拉上来,他涨红了脸,活关公似的。天台的水泥墙挂烂了他胳膊的后半截, 因为重力和拉力的原因,血渗得更厉害了。


  天台长期无人整顿,水泥钢管什么的乱堆,赵云澜脚下就正好杀千刀地有一根,他往上使力的时候,脚一滑,手松了力,整个人往下挪了点,李茜猛地尖叫,生死攸关之际,赵云澜眼角抹过一角布料,一只手抓住了李茜空了的那只手。

 

  赵云澜心中大呼救星,他扭过头。



    沈巍。



  他逆着光,眼睛真漂亮。



——TBC——

  英语阅读理解+完型填空错误率高的惊人。。🌚,想立马消失。。。。,写得时候手都在抖。。凑合看吧。

  点的梗等什么时候正确率上90%再接着写_(:з」∠)_


  好了,我消失了

【澜巍澜无差】Memory

﹄梗源自太太→ @蜜汁叉烧肉_重度ooc就是我

﹄某位不知名过气选手逼我发的,小短片

﹄民国paro,大概就是沈巍梦见前前前世的自己和昆仑君在一起的场景,咸鱼时间办办案之类的,可能是接龙。

——————

   巍巍高山绵延不绝,飘丝般的云气浩然回荡在干净明亮的天空中,触手可及又辗转即失。


    沈巍的身形像棵挺立的白杨,以身躯驻扎在残痕破壁,遥遥立于尘寰间。

    他看着眼前的宏伟奇观,转头向着昆仑一笑,突发奇想地开口道:“昆仑兄,你说这世上生与死,苦与乐,罪与罚,财与势,才与德……”他顿了顿,视线移向那辽远的青山,眼中是说不清道不明的风景,“人活着到底为了什么。”
 

    极暗之时的杀戮与面具下的恐惧真假难辨,黑袍掩盖了一切拥有过的痕迹,但是沈巍知道,他渴望的不过是乱世过后的一线安平,所以他会将颤抖的双手用鲜血埋没,葬送这可悲的英雄迟暮。


    他会害怕,他会后悔,他会孤独。


    昆仑久久不出声,久到沈巍以为天崩地裂,海枯石烂了。沈巍已经不准备听到回答了,他重新将眸光印向天空中翱翔的雄鹰,抿嘴不言了。


  “人生而无憾。”只听昆仑悠悠的吐出了几个字。


    沈巍猛地睁大了眼睛。

  

   他从冗长的梦境中惊醒,纯白的天花板提醒了他此刻身在何处,窗外的阳光被窗帘阻挡,熹微晨光却捡了空子,钻了进来。

【all巍】黑白电影

﹄下海了

﹄GVplay注意!!

﹄这儿张机,可以叫我仲景

﹄Maybe ooc

﹄我爱巍巍(顶锅盖)

﹄接力棒,催债找她→ @W.Bamboo

﹄自己里的flag,哭着也要写完

接受就↓


》》》》》》》》》》


“我们可以卑微如尘土,不可扭曲如蛆虫。”
  

                                          

   ——季业





    他拿手抖了抖肩上的灰,眺望着一帘烟雨浸入远方,脑子里思考着不切实际的东西,然后像是不顾一切地迈出了腿,一头扎进了雨雾里。


  他眼里有水光。


——————————————





  世人皆言黑袍使长伟如玉松,身挺似白桦。身上着的一截布料流连街头巷尾就成了虚头虚脑的象征。这位万年和平契约的缔造者被三跪九叩,顶礼膜拜,长的也是丰神俊朗、雅贵姿态。
 

  但你见过睥睨天下恩赐众生的黑袍使眼角拐着一汪春水,淡泊唇色杂糅在一起,润着水光潋滟着牙关的情景吗?


  一言以概之,就是黑袍使在床上的状态。


  一向深的老师厚爱的乖学生赵云澜唰唰几下就做出了满分答案。这种感觉就像你在饭馆打工只为求得几口饭,但人家老板的儿子早就伸手将菜肴洗劫一空。


  你也可以理解为自家种的重量级白菜选手被一头猪给轻而易举地拱了。





  赵云澜目光如炬地盯着沈巍的眼角,那里水波荡漾,掺杂着灯光与他的剪影,煞是好看。


  他像小孩子藏珍宝似的将沈巍睫毛上晕染的破碎细细啄去,不给在沈巍后背吮吸沈巍有些刻薄的肩窝的夜尊半点机会看到这副动人场景。

 

  他的目光向下徐移,棉花般印上了沈巍泛着水光的嘴唇,攻略城池的动作缱绻又虔诚,来不及吞咽下的唾液从嘴角一路滑下,在镜头的注视下显得亮晶晶的。

夜尊急不可待地褪去了沈巍的衣服,像是拍卖者左急右慌地等到了最后一声垂响前,颤抖地举起牌子喊出倾尽此生的价,又像盗窃者眼神钉在经过辗转连绵才得到的古瓷的布上,视线想刺穿这一切,贪婪的双手揭开最后一层屏风。


  他终于得到了。


  他脸上的神情是扭曲的,愉悦又痛苦。



   ▲



赵云澜的脚尖不停敲击着地面。


他来龙城大学等待下课的沈巍。他望着成块的人群踩着下课铃声进出校门,与几位平日里相熟的老师打了招呼。


  他看着来往的人群逐渐稀少,像看着一部倒带的黑白电影,观望着别人的人生。


  沈巍不知道他会来。别成天看着赵云澜嬉皮笑脸的,人家是特调处处长,虽然不如皇帝那样日理万机、冗务缠身,但也是神龙不见尾。再说,黑袍使的身份已经亮明了,除非有关地星,赵云澜也没有什么借口前来。


  可是有一点变数。


  赵云澜和沈巍交往了。


  恋爱的过程够臭屁的, 两人先是眉来眼去,赵云澜失明之后就愈发大胆,黑袍使身份败露后两人进程更加迅速,毕竟温润教授和冷漠黑袍反差萌实在是太大了!赵云澜表示小心脏分分钟上高速。


  他可以看出来,沈巍的眼里有他。



  所以他想给沈巍一个惊喜。






  赵云澜眉头紧皱着,沈巍一向准时,不会拖堂,除非有要务横在当前。


  他从兜里掏出电话 ,拨打了教务处的电话,电话嘟嘟的响,电话那头是一位声音浑厚的中年人,他是龙城大学的教导主任。

  赵云澜和教导主任寒暄几句,就切入正题打听沈教授的消息。教导主任有些疑惑,却还是告诉赵云澜,沈巍和一位老师刚刚一起出去了的消息,赵云澜向教导主任道谢后就挂断了电话。


  他不经意间转头向校门口瞟去,只见沈巍和一位身材瘦小的男教师说说笑笑地向别的地方走去。


  赵云澜眯了眯眼睛,突然感觉自己头顶上长了一片呼伦贝尔大草原。


点梗【占tag致歉】

不点车
cp见tag
短篇中篇即可,不点长篇
每周双数日更新

练文笔,希望有人x

最喜欢的太太 @好梦留人睡 没有之一,虽然追星过程虐的我肝疼,但我相信结果一定是好的吼吼哈哈嘿嘿

【all叶】夜空

#依旧 just a 短篇

#Maybe ooc

#再重复一次,本医圣治标不治本

#叶叶生日到了啊ww
<<<<<<

00


      他突然抬头看着你。


01


      那眼里载满了万千星辰。


02

   

   苏沐秋曾经在输了竞技场之后气急败坏的对叶修说过:“我当初真是瞎了眼了,把你带回来。”

    

     叶修笑眯眯的回道:“那还真不好意思。”

    

      夏日午巡的光圈打到光滑的皮肤上,闪亮了瞳眸里的光,细碎的睫毛零星点点的挠在苏沐秋心里,痒的难耐。


      苏沐秋突然就不说话了。

03

      彼时他们还是少年


04

 

     陶轩最初见到叶修的时候,是个初升的清晨。
网吧里键盘声轻敲,奏着一首轻快的乐曲,百听不腻。


    哪怕这首歌陪伴了十年之余。

   

      “我叫叶秋。”


      少年的清脆嗓音还没有沾染烟尘。


05


      一定是天使。
  


      陶轩想。

06

      “叶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三连冠!!三连冠!!”

     

       走廊里的身影有些萧瑟,袅袅的烟雾弥漫,无处安放。

    
       那人抬头望着天花板,然后又透过玻璃窗望向夜空,明亮如水的月色淌在他的眼里,周遭的星辰都黯然失色。


      暗处的吴雪峰就这么看着,看着他抽完了烟,看着他走出通道,


      看着他越走越远。

07

     

       金发张扬的青年大大咧咧的被簇拥在穿着红色队服的队员围成的小圈里,嘴角是抹不去的骄傲。


      门被打开,进来的是叶修和苏沐橙。


      崔立笑着看着这一幕,目光中是得意与上位的快意。


      只见那黑发灰衣的青年淡淡的看了崔立一眼,却让崔立整个人僵硬得如至冰窖。


      “我会让斗神的名号再次响彻整个荣耀的!”


       年轻的战法自信地说。


       账号卡交接,叶修以除了孙翔与他,谁都听不见的声音小声地说了一句


      ——“加油”



      黑漆的眸子里面溢满了点点柔光。


      孙翔的胸腔快要炸裂了。

08
 

  
       金灿灿的“荣耀”二字与随之而来的BGM还没有将陷入一场震惊的人们唤醒,直到潘林战战兢兢地判定兴欣成为第十赛季的冠军时,惊呼声才与呐喊声摩肩接踵。

 

     队友们涌上来,疯狂地兴奋着,陈果在下面泣不成声。

     

     这个人怎么这样啊,说是冠军就是冠军,怎么可能不喜欢啊。


     怎么这么好啊。

09


      视频播放完毕,会议室里沉静了一瞬间,接着是震惊与接踵而至的声讨。


      那人就这么看着他们,无奈载满了一舟。

 

     苏沐橙在一众里最为独特,她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叶修,看着时光的岁月长河在这个人身上冲刷下的痕迹,看着这人有些憔悴的眉眼。


      那一瞬,夏日的光盛满了她的双眼。

09


      “我可是职业选手,你以为呢?”


10

       时光瞬退,那人像是从时光中走来,逆着光向着过去倒退,周围的景色转到急救室的门前灯光下,原本的黑暗被照亮,恍惚中,那个俊秀的棕发少年持伞而立,然后慢慢地,慢慢地放下伞,轻轻地拥抱着另一位清秀的少年。


      时间的美好定格在那一刻。


   

       苏沐橙难看地笑了。

11

     

愿你们归来仍是少年。


12

    

       时光的美好清洒,衬着星空照进某人砰砰跳动的心里。

  

       他眼里的万千星辰,此刻都是你。


——完

他们真好
@王杰希 我给翔翔加戏份了_(:з」∠)_